头像来自lofter@Rofix



此博更新MHA
上学期间神隐

MHA
爆豪总受&大三角爱好者
茶胜茶/百爆/芦爆/派阀/敌联合胜/操爆

DC
超蝙/绿红/蝙蝠家/wonder Steve/wonder bat

MARVEL
盾冬/锤基/EC/黑金/豹家亲情向/虫铁/贾尼

ST
spirk不拆不逆

神探夏洛克
福华/麦雷/all花

FGO
周迦/枪弓枪/闪恩闪/拉二闪/千里眼组/梅林罗曼/咕哒子吹/大公吹/狂王吹/四五四/金枪/切言切/金时/言时/金言金/士言/言枪


BL/BG/GL/GB通吃
无节操oocR18
十八线文手

关于

【扉间中心】惊鹊枝

【扉间中心】惊鹊枝

古代奇幻AU

 

第一章

闻人醉(1)

     

    许多年过去了。这栋阴森森的楼里面仍然没有人敢进入。当年名不见经传的小楼,如今已经声名鹊起,广为人知。

    无数人命消逝于此。或是些地痞流氓,或是些平民百姓。

     

    “把他送进去!”女人尖叫道,声音刺耳无比。周遭的人都脸色铁青或苍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他们都紧紧的抿着嘴唇,双眼死死盯着中间的那个男人——

    他有一头杂乱的黑发,垂在脑后像一片杂草,唯有那双深棕色的眼睛熠熠生辉。他身上穿着蓝色的衣服,束了腰之后是一件黑裤包裹着他的双腿。

    没有辩解。没有争吵。自始至终都只有那红衣女人的尖叫声回档。

    男人闭上眼睛。

    许多人闭上眼睛。

    老人用他嘶哑的低沉嗓音说:

    “——把他送进去。”

    送进那个、从未有人活着出来过的楼里面。

     

    这是审判。他知道的。

    对这个背信弃义的、过去的自己的审判。

    费劲千辛万苦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弥补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这些年来,他一直活在愧疚之中,痛苦之中,不断在迷惘中徘徊。

    无人敢响应,无人敢倾听。

    这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白昼和黑夜互相交替。整整三日,所有人都没有走开,包括那个红衣女人。他们或有人是平静,是兴奋,是悲伤。

    但这一切都远远没有那双脚从砂砾泥土中走出来时的惊讶大。

    那双白皙的脚上面干干净净,没有血迹沙尘,就那么站在脏乱的杂物中,如同一双白玉雕成。

    是那个穿蓝衣的男人。他背对着他们。无数声音戛然而止。

    从里面又走出一个人。

    村民们的尖叫声响彻云霄,又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地面上是一滩血迹有一摊血迹。

    那双朱红的双瞳,正冰冷的注视着他们。冷然。带着令人胆寒的平静。

    “走吧,佐助。”他淡淡的说,面无表情。

     

    【宣和王229年,冬,都城】

     

    “……这就是所谓的‘鬼楼’事件,当年那场大屠杀可是震惊了整个汴京。”先生说着,那头黑发轻轻摇晃。

    宇智波斑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里面的毛笔,要不是泉奈非要来着听,讲道理他才不会过来。

    不过为什么,泉奈对这种事情——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完,就被一声清朗的笑声打断。

    “我当初听说的,可不是这样的哦。”来人穿着白衣,长长的黑发垂落下来,面上的笑容明朗。他甚至不等着先生答话,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当年的‘鬼楼’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雪楼’,是为当年的雪女居住地。雪女常年居住在极北苦寒之地,如今到了这地方自然是受不了,于是便自己运用法力建造了一座全部由冰雪打造的楼,并施以幻术,是期看上去仅仅是一座纯白的大楼而已。

    “不过即便是在这繁华的都城也无人曾得睹这宏伟的建筑,无数人对此趋之若鹜,但一直未曾有人上去过,一天,几个人好奇的跑了过去,见到这院子里面瑰丽的景象,便陡生歹念,闯进了院子里。

    “但是他们很倒霉,正巧撞见了正在更衣的雪女,他们吓坏了,因为雪女有一整头长长的白发,向融化的白银,于是雪女发怒了,‘她’冰封了他们,却被另一个人逃掉了。那个人逃出去之后上报了陛下,于是宣和陛下便派人毁掉了雪楼,并处死了雪女:他们把她放在熊熊烈焰里面,绑住双手双脚,钉在架子上面。

    “临终前,雪女发出了诅咒:所有人只要接近雪楼都必然会死亡,无人能回避。从此以后,雪楼被雪藏,但是最终还是有人接近了雪楼,被剥夺了生命。”

    来人笑着讲完,却见宇智波泉奈“嚯”的一声站起来,他像是兀自忍住激动一般,淡淡的说了一声:“我记得,雪女脸上有三道红痕。”

    来人的笑容越发明媚起来。“千手柱间。”他说。

    泉奈盯着那双手,慢慢抬起头来,当着宇智波斑的面,握住了那双修长的手。

    “宇智波……泉奈。”他答道。


评论(5)
热度(80)
  1. 微笑吧妍彗星星 转载了此文字

© 彗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