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来自lofter@Rofix



此博更新MHA
上学期间神隐

MHA
爆豪总受&大三角爱好者
茶胜茶/百爆/芦爆/派阀/敌联合胜/操爆

DC
超蝙/绿红/蝙蝠家/wonder Steve/wonder bat

MARVEL
盾冬/锤基/EC/黑金/豹家亲情向/虫铁/贾尼

ST
spirk不拆不逆

神探夏洛克
福华/麦雷/all花

FGO
周迦/枪弓枪/闪恩闪/拉二闪/千里眼组/梅林罗曼/咕哒子吹/大公吹/狂王吹/四五四/金枪/切言切/金时/言时/金言金/士言/言枪


BL/BG/GL/GB通吃
无节操oocR18
十八线文手

关于

【扉扉】孤芳自赏

啪的一声炸裂

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cp如题,风格不如题


*貌似、大概、隐约、可能有副cp,自由心证


*我要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比如从不数落自己的毛病开始?




大概就是,聚聚这么好,然后他爱上他自己了


———————————————————————————————


一觉醒来好像有哪里不对。


 


扉间打量着四周,明明睡前是自己的房间,但不知为何醒来的地方换了一间,虽然隐隐有些熟悉吧……


 


然后他发现自己也有些不对。


 


我好像长高了……?


 


他抬起自己的手打量,毫无疑问那确实是他的手,拇指指尖还有个隐约的牙印,据说是他刚出生没几天太过可爱,那时还天真的兄长被骗说他是奶香团子,偷偷摸摸咬了一口。


 


所以后来每次兄长管教他的时候他就举手挥舞,然后兄长就会自动自发停止念经模式,转而以一种自责的状态放他回房间——禁闭思过。


 


扉间掀开大热天还盖得严密的被子,开始打量那双修长的、绝对比之前长了二十公分的腿,毫无疑问这双腿也是他的,


 


手也是他的腿也是他的,自己更是自己,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一觉醒来他就长大了、屋子里的摆设也从他那无比有趣的样子变成了现在这种一看就充满了严肃与认真的模样?


 


谁来告诉他究竟发生了啥???


 


 


千手扉间这一觉睡得一点都不好。


 


事实上,要不是他的身体实在受不住了,他也不会飞雷神回房,迅速洗漱之后卧床休息。


 


结果不知是因为放不下工作还是什么,明明那么疲惫却还是做了梦——简直噩梦!


 


其实一开始还是很美好的,他似乎回到了出生的时候,朦胧的眼前是幼时的大哥,大哥脸上虽然不是熟悉的开朗笑颜,却还是带着温柔一下一下逗弄着他。


 


旁边似乎是早逝母亲的笑声,一如记忆里的温柔。


 


结果就在他以为自己是要回顾一下似乎短暂又似乎漫长的生命时,偷偷前来轻轻拉起他的手的大哥给了他第一个暴击——那一口真的很疼啊他还小控制不了自己的生理反应。


 


泪流满面也是很正常的事。


 


接下来的内容更是惊悚。


 


木叶早早建设成功、宇智波千手合居一地,大哥凭借无人可及的声望和认真负责的态度以无人可及之势夺下了火影之位,就连莫名带着一种旁观心态的他都有诡异的欣慰之感。


 


然后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追着一个梳小辫子的宇智波族人背影而去:“小姐姐~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看月亮赏星空探讨人生哲理?”


 


扑过去前被一个横插出来的宇智波拦住瞪:“那是我们二当家。”


 


“……哦对不起小哥哥我们不约不约”


 


然后明明该是习惯带着温和笑脸的泉奈一把扯住他,各种酷炫狂霸拽:“现在不由你决定,我想约。”


 


如果不是梦里老夫一定给他个头槌。


 


可是这是梦里。


 


于是扉间被不受控制的身体带着逃脱了ooc的宇智波泉奈奔向了另一个背影。


 


“等我一下~那边的马尾辫姐姐~其实我的真爱是你~”


 


扉间心里冷哼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能认出来这个身体叫的是谁。


 


宇智波火核:“……”


 


后来他是带着看戏心态任凭这个身体使用不熟悉的瞬身术向前赶路的,为了追上那个黑长炸背影。


 


“前面的美……额,嫂子好,大哥在工作,我就不带您过去了。”


 


最后被叹气的宇智波斑摸了摸这个小舅子的头。


 


……


 


所以一觉醒来,千手扉间完全不意外自己是以灵魂状态飘在一旁看自己身体上下扑腾各种嫌弃还对着镜子表演无数颜艺的,要想说有什么感慨……


 


——老夫就说那不可能是个简单的梦境!


 


 


扉间,或者说应该换个称呼叫他恰拉扉,这时也已经发现自己并不只是穿越了时间,而是跨过了时空了。


 


此时的他对另一个自己充满了兴趣。


 


明明是同一个人自己却像没变声还是少年音,这个自己已经是开口跪系列领军人物了,同人不同命啊!!!


 


于是恰拉扉深情地对视镜子里的红瞳,开口。


 


——“扉间”


 


——卧槽真的好好听啊要怀孕了龙凤胎啊!!!


 


——身高腿长开口跪,这样的人居然是他自己啊啊啊真是太棒了!!!


 


 


所谓的破罐子破摔千手扉间觉得应该就是他现在的状态了。


 


从梦里就知道那个自己不靠谱,而最初他居然还心存幻想以为那个人会伪装自己成他的样子,哼,他居然也会有那么异想天开的时候。


 


明明都能怼着镜子里的脸嘟囔着委屈自己穿他那刻板除了黑只有一套蓝色短打的衣服了,为什么不能再多委屈一下……千手扉间痛心疾首,恨不得扯过那个被兄长娇生惯养的另一个自己狠狠摇晃,最好能把脑子里的水都甩出去。


 


刚刚一天,另一个自己就达成了“对逃避工作的大哥喊‘邪魔退散’”、“对微笑的宇智波泉奈撒盐巴”、“对宇智波斑喊‘大嫂’”……成就,当然扉间对了另一个自己能将宇智波族长说得一脸懵逼还是很暗爽的,至于被水户嫂子拎耳朵什么的,那是难免的代价。


 


 


恰拉扉觉得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木叶成立居然晚了那么多年、千手·不工作会死星·柱间大哥居然喜欢去赌场还坚持不懈地逃避工作、宇智波泉奈居然是个温和的鹰派……最重要的是,板间和瓦间都死于战乱……


 


那个成熟的板间居然因为冲动鲁莽战死,而家里小大人一样操持家务的瓦间居然战死的比板间还早……


 


果然,这才不是他的世界,不是。


 


他的世界才不会让这么多人离去。


 


 


经过几天的实验,扉间发现,自己每天会在恰拉扉睡去的同时失去意识,会做梦,梦里的内容是散乱的另一个自己的过去,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醒来后能控制恰拉扉睡着后的自己的身体。


 


去过自己的实验室好好研究,可是血液、细胞、查克拉等都显示一切正常,能量半点没多半点没少;所以他换了个角度开始研究空间向量、量子泡沫之类的理论。


 


这是个大工程,在此之前他得做点什么准备。


 


于是他在身体失去控制前写小纸条贴在了自己脑门上:“你给老夫正经点!”


 


所以第二天恰拉扉被惊吓:“哇有鬼——诶不对我才不是这个人——所以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吗?”


 


——被发现了存在,目的达成。


 


 


明明年纪并不算太大却称自己为“老夫”,果然另一个自己脑子不太好用啊~


 


恰拉扉环视床铺周围,桌上的书籍错落有致,窗台摆放了一盆兰草,墙壁上画了一丛绿竹……再一回想刚来时的清冷刻板,恰拉助觉得自己简直做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


 


他吐了吐舌头,然后在小纸条后面回复“本少爷一直很正经!”,将留言甩在了桌子上就跑出了房间。、


 


他从今天开始要做正事了。


 


比如,让这个世界变得像自己的家一点。


 


美好一点。


 


 


扉间每日沉迷推算,直到他意识到另一个自己做了一件大事。


 


——恰拉扉把黑绝怼了出来,带着自家大哥、宇智波族长兄弟将对方捅了。


 


没捅死,水户嫂子带着全部漩涡族人将黑绝封印了起来并设了祭坛。


 


他的心里第一次充满柔软,好像能透过自己的身体看到梦里那个稚嫩的身影——另一个千手扉间一定不好受吧,毕竟在好似桃源的世界里,绝一直是带着他四处恶作剧的好长辈,就算会被大哥逮住对两人进行说教还会被要求禁闭思过,他们却都不会在意,而是再接再厉并试图将大哥也拉下水——现在却亲手将不同世界的同一长辈送入祭坛。


 


这个自己,虽然像个白痴还各种生活不能自理,但其实到底还是他千手扉间。


 


 


此后的日子风平浪静,恰拉扉也被扉间留了信告知他正在想办法回到身体,并在研究进度后被保证会将自己送回自己的世界。


 


但是纸条的内容从来不止这些,恰拉扉多次被扉间留言教训“正经一些”“不要胡闹”——呵呵,谁还不是小少爷咋地——恰拉扉一直被家里所有兄弟宠着,很有脾气。


 


于是一次扉间睁眼就看到天花板上血淋淋的大字“你好烦”,字体出现半小时后自动挥发不留一点痕迹。


 


惊吓过后他很是无奈——原来自己的科技点在那个世界点在恶作剧上了。


 


 


恰拉扉其实早就告诉大哥还有大嫂、宇智波兄弟自己不是他们的千手扉间了,还慢慢从他们口中了解了扉间是什么样的人。


 


虽然他不承认,却也是越来越有好感的。


 


自己被家里兄弟惯着几乎四肢不调五谷不分,这个自己却是从小包揽了一切,一直是大哥的坚强后盾完美后勤;自己聒噪莽撞,这个扉间却是冷静自持;自己太容易相信别人导致吃了不少小亏,这个自己却是对一切持怀疑态度——不,这样也不好,他们应该综合一下……


 


恰拉扉习惯满嘴跑火车,但幸运的是每一个他所承认的亲人都知道他的本质都会包容他。


 


嗯,果然这个世界的大家也都是他的大家。


 


都是好人呢。


 


 


其实恰拉扉的最初和扉间是很像的,除了嘴比较甜。


 


小时候这么可爱还四处撩,恰拉扉的严肃大哥柱间深感危机,老觉得自己弟弟要被拐,所以后来各种管制他。


 


但是被管制的恰拉扉正处于叛逆期,所以他就玻璃心了——大哥不愛我了老管著我——然后又一次恶作剧,恰逢这边的扉间做实验的类型和时间和恶作剧因为时间错乱产生了冲突,结果恰拉扉把扉间从身体里挤了出去。


 


因为作用缓慢,所以扉间才不是实验时出问题,而是处理公务的时候才会特别累需要休息。


 


弄清了起因经过,扉间就有了将一切变回原点的思路。


 


可是恰拉扉开始闹别扭。


 


在扉间将自己弄显形之后更是明显,就算他依旧很配合扉间的实验,却再也没开口跟扉间说过话。


 


伤脑筋,到底是什么原因?


 


 


恰拉扉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怂过。


 


另一个自己居然这么厉害,转变了魂体状态的查克拉流向变成了实体!


 


原本是想好好和对方交流一下的,奈何恰拉扉一想最开始不知道对方跟在他身边的时候自己的花痴就秒怂……


 


尤其对方现在经常会用那磁性的、让他迷恋不已嗓音喊他“扉间”啊啊啊!!!


 


至于他本人则是一直在用变身术变成实际上十九岁少年的样子。


 


而且,那个自己已经快将时空忍术试验成功了,他们马上就要分离了……


 


 


因为想要创造更多的回忆,恰拉扉第一次不是呼唤全部人而是只拉着扉间去了庙会。


 


他带着扉间捞金鱼、吃苹果糖金平糖、买了动物面具……


 


还去看了花火。


 


五彩缤纷的花火绽放在夜空中,恰拉扉拉着扉间的手,殷殷切切嘱托——他们凭借着同为一人的默契撇开了其他人约好此时送别。


 


“我走了之后你一定要记得我。”


 


“我不会忘记这里的回忆的。”


 


“你要试着敞开心扉,至少大哥还是关心我们的。”


 


……


 


泪水模糊了视线,斑驳了扉间的脸,手上的重量逐渐消失。


 


恰拉扉回家了。


 


 


恰拉扉哭到一半,一只纸鹤突然出现。


 


自动发出声音。


 


——“忘了告诉你,我在你身上做了时空记号,我们可以随时通过纸鹤保持联系。”


 


顿住。


 


然后继续嚎啕大哭发语音给那个一直正经这次却突然恶劣了一次的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你就是个笨蛋!”






>>>>>>>


小剧场:


实验和恶作剧相撞居然是自己离体,看来恶作剧的威力更大。


——良辰苦短搞事起,从此扉间不实验。




END


一开始想写恰拉扉穿到原著世界还失忆来着……然后改掉了


一开始姬友脑说恰拉扉是灵魂状态来着……然后换方向了


一开始想让恰拉扉用扉间的身体四处撩……然后发现之前的定位是逗比二货傻白甜


哈哈哈,恰拉扉都可以开成一个系列了




哦前面就是随口一说诸君不用当真,君子写的都是正经严肃文学


以上

评论
热度(104)
  1. 柱斑,叶攻君子望月怀远_弃疗ooc 转载了此文字

© 彗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