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来自lofter@Rofix



此博更新MHA
上学期间神隐

MHA
爆豪总受&大三角爱好者
茶胜茶/百爆/芦爆/派阀/敌联合胜/操爆

DC
超蝙/绿红/蝙蝠家/wonder Steve/wonder bat

MARVEL
盾冬/锤基/EC/黑金/豹家亲情向/虫铁/贾尼

ST
spirk不拆不逆

神探夏洛克
福华/麦雷/all花

FGO
周迦/枪弓枪/闪恩闪/拉二闪/千里眼组/梅林罗曼/咕哒子吹/大公吹/狂王吹/四五四/金枪/切言切/金时/言时/金言金/士言/言枪


BL/BG/GL/GB通吃
无节操oocR18
十八线文手

关于

[MHA/出胜]《鸟与云》[哨向&星际AU]

 

 

1.

 

鸟儿愿为一朵云,

云儿愿为一只鸟。

                                 

人流向海洋的波浪,将他打向未知的远方。他在这里孤独的漂泊。

爆豪胜己知道自己正在转化。从一个普通人,一个凡人,转变成为哨兵或向导,——那些狂热的信徒们称之为神的使者。

在星际三万年,无数纷涌而来的信仰、宗教、崇拜对象数以万计,大量的外来生物来到地球,随着科技的高度发达,他们迎来的是人类肉体与精神的共同转变。

哨兵、向导。

这两个可以说是与普通人截然相反的“新生物种”又一次出现,在那之前,或许在中世纪的欧洲,那些死去的巫女和巫师们,很可能就是没来得及结合的向导,而传说故事中的恶魔、神灵,或许就是已经结合的哨兵。

这些在学校已经重复了无数遍的课程让他烦躁不已,爆豪现在只想快点回到宿舍,只剩下大概5、6分钟的时间,他或许就会开始转化,如果他是哨兵,狂暴状态下他也许会伤害普通人,但那些可能只有几个人,一旦他转化为向导,那说不定整个区域的人都会变成白痴。

这事情毋庸置疑,他又不傻。普通人不能抵抗向导的精神攻击。

他的宿舍就近在眼前。有个人重重的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爆豪跌跌撞撞的跑向宿舍门口,甚至没有输入密码直接使用了虹膜锁,然后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爆豪喘息着,他好像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他知道以后不会这样了,成为哨兵会让他的体力大大增加,成为向导则干脆不用再干体力活,到现在为止,那些向导们仍然只是美丽的空壳。

爆豪不喜欢向导,但他并不抗拒自己成为一个向导。

他讨厌的是向导的柔弱与怯懦。

他猜测今天分化的不止他一个。硝烟与战火的味道穿过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到达他的脑海——来自另一个哨兵,新生的哨兵。

分化的过程让爆豪皱紧了眉头,疼痛从后颈处蔓延,他能感到好像一个崭新的器官正在出现——现在,他铁定是个哨兵了。

因为巨大的、嘈杂的声音从他耳边划过,“像有辆火车从你耳边开过,而你的耳朵正贴在铁轨上”欧尔麦特这么形容自己分化时的感受,“而且,你好像突然就近视了”确实,他还是头一次看见自己床底下有一双亮黄色的拖鞋,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然后,你就会感受到与自己匹配度最高而且就在自己附近的向导”——

一个冰冷的感觉窜过爆豪的身体,像有条蛇缓慢爬行。

他的感知非常优秀,无疑。在这一整块区域里面,他只感受到一个向导。

绿谷出久。

但是,见鬼的绿谷出久他……是个哨兵。

黑暗哨兵。

 

绿谷出久分化的很早。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普通哨兵,甚至更加柔弱。但是他的努力、天赋或运气为他带来了巨大的转变——他是这一届塔里的黑暗哨兵。

“黑暗哨兵只有一个”这样的概念在塔里流传甚广,以至于人们开始质疑之前被所有人认定最有可能转化为黑暗哨兵的轰和爆豪,但是两个人无一出面反驳。

就在传言愈演愈烈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轰焦冻分化成了一个向导,安德瓦差点没疯。

但是爆豪还是毫无动静,不搭理任何人,独自拼命锻炼,不过好歹他没转化成向导。

其实还不如转化成向导。

两个黑暗哨兵的敌意在塔里翻涌,像两条龙在搏斗。尖锐雪白的光芒穿过遥遥的路途,来到绿谷的面前。

他很清楚对方是谁。

在冰冷的空气中,他们两个仿佛在对视,火花、硝烟、血液与放荡的爱【R】欲一起传入彼此眼中。

爆豪胜己露出一个笑容,那里面是尖锐刻骨的嘲笑,以及冷冰冰的、漫不经心的怒火。

完了。绿谷想。

玩蛋了。我。

 

 

 

 

评论(3)
热度(28)

© 彗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