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来自lofter@Rofix



此博更新MHA
上学期间神隐

MHA
爆豪总受&大三角爱好者
茶胜茶/百爆/芦爆/派阀/敌联合胜/操爆

DC
超蝙/绿红/蝙蝠家/wonder Steve/wonder bat

MARVEL
盾冬/锤基/EC/黑金/豹家亲情向/虫铁/贾尼

ST
spirk不拆不逆

神探夏洛克
福华/麦雷/all花

FGO
周迦/枪弓枪/闪恩闪/拉二闪/千里眼组/梅林罗曼/咕哒子吹/大公吹/狂王吹/四五四/金枪/切言切/金时/言时/金言金/士言/言枪


BL/BG/GL/GB通吃
无节操oocR18
十八线文手

关于

【G中心】谁是卧底


Attention:综漫。文豪野犬·黑手党、fate·圣堂教会、家庭教师·彭格列等。老大有挂!超大的挂!又聪明又强大恶趣味的老大!人缘巨好的老大!
原梗来自 @朗月听风

01.
琴酒想过很多次自己是怎么死去的,但他从没有考虑过“老死”这个选项。他活了很长时间,很长,非常的长。他出生在19世纪后半叶,然后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目睹一个又一个组织的崛起和毁灭,强化自己、武装自己、封闭自己,将所有的柔软和温暖都埋藏在冰冷的地下,然后用刀、枪或子弹解决每一个不自量力妄图敲碎他终年的冰山的白痴。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死在了他能够“无效”的手上,有三个人逃了出去。
自称为“横滨的港口黑手党”,叫嚣着一定要把自己带到那个地方去好让一个叫做“青花鱼”的人好看的、橙色头发戴着帽子的黑衣青年。
双眸犹如一潭死水,身姿颀长高大、富有礼貌然而本人气质被埋藏在疏离下的疯狂的神父,说着“请成为我的代行者”一边递上了鎏金的钢笔和文件。
奇怪的小婴儿,更加奇怪的鬓角,挂着捷克制作的CZ-75 IST手+枪然后变成了一条变色龙,毫不犹豫的自称2岁然后对着自己发出了成为“彭格列家族的杀手或者我的杀手吧”这样的言论。
想太多了,小屁孩。把你的奶嘴留下。琴酒面无表情,甚至吃起了伏特加特制小饼干。那个时候他已经身在黑衣组织,抱着玩玩的态度加入,甚至有了名字和代号,一想到那个还没自己活的时间长的老大给自己取名字,琴酒的内心波动更平稳了。
我有上百个名字,大人您要哪个?

而那个叫赤井秀一的家伙,真实身份是个FBI,化名为诸星大、另一个名字是冲矢昂,代号莱伊,是自己的搭档。这点东西他付出了极其微小的代价便从池袋的“情报贩子”【甘乐】手中拿到了。
一根头发。黑发的青年笑得肆无忌惮,冲着手中人命累累的疯子说出了这样的话,然后扯下了一根银白如雪的发丝。琴酒的沉默让他更加放肆的抚摸着顺滑的长发,他的眼瞳里面有对于“人类”的好奇和凝重。
“那些美丽的小东西可不应该被杀死,即使他们皮肤上流淌着鲜血很美,G,”情报贩子郑重的宣布道,“你不该杀了他,也不应该把这玩意带到我面前来。”他指着照片里躺在地上的年轻男子,“FBI可能会查到这里来的。”
“那你就让眼镜白痴把他们都打出去。”琴酒懒洋洋的说,然后他站起来走出暖呼呼的小屋,离开柔软的毛毯和火辣的烈酒,重新回归了冰冷的冬夜的怀抱。
情报贩子呆呆的看着门外那一片苍茫的白色,琴酒的影子在碎片一般的苍白风暴中显得虚幻而模糊,他背后雪白的长发只能隐约窥见一些细小的影子,漆黑的风衣摆动着如同蝙蝠张开的狭长翅膀。
那里面有历史的痕迹,仿佛穿过无尽的岁月,带着某种古老的意识来到他的面前。他舔舔嘴唇,觉得自己好像又发现了一个不错的试验品。
人类啊……真是奇妙的物种。

比起情报贩子疯狂的想法,琴酒显然更在意自己能否得到乐趣这件事情。他的指尖翻滚着莱伊的照片,黑色长发绿色眼瞳的年轻男子表情默然,他看上并不知道——或不在意自己被自己的检查者拍照的事情。
琴酒盯着照片里面模糊的光影和莱伊的脸部线条,那是张英俊的轮廓,显然莱伊引起了他的兴趣,很久没有见到过能够和自己达成平手的人了——他指的是表世界的实力。
他还不准备在表世界使用里世界的能力否则会很麻烦,因为他如果无法清理痕迹的话就需要找一些很讨厌的家伙帮忙,而他讨厌麻烦。
琴酒不在意麻烦大多数情况是因为在那之后是乐趣,可是没有乐趣的麻烦并不值得他在意。凛冽的风穿过他的发梢,但是却转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这怪异的景象没有引起任何注意,几百年的时间让他很好的掌握了自己的能力,轻而易举的躲避着别人的目光,尽情在里世界感受疯狂的魅力。
微微闭上眼,琴酒的瞳孔中漠然的疯狂挣扎着涌动,他又想起了莱伊——赤井秀一,诸星大或者冲矢昂,或别的什么称呼,但是他不在意,他看见了他的本质,琴酒相信一定有某种弄东西吸引着他们,使他们看见了彼此的内心,冰冷而骄傲的内心,像贯穿宇宙的暗能量一样奇异的存在又无法被感知的东西,他知道他们很相似,可从没想过他竟能如此直观的感受,想来是因为他活了很长时间,200年。
手机响了起来。琴酒拿起银灰色的智能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伏特加的字样,灰白色的虚拟面孔闪烁着。
“伏特加?”
“大哥……?贝尔摩德叫我们有事。听说莱伊——老大你的搭档,他叛逃了……”
“————砰!”子弹穿过层层气流击穿琴酒左脸的岩石,他的瞳孔放大,远超常人的视力毫无疑问的看见了右上方躺在大厦顶端的赤井秀一,他翘起嘴角,浅绿色的眼瞳注视着琴酒,在这一刻他们仿佛看见了彼此,看见隐藏在那双绿色眼睛背后森然的杀意和玩味。
苍白的手指被琴酒缓缓抬起,指尖正对赤井秀一的面孔,然后有白光骤然闪现,那些无法被理解的东西一闪而逝,赤井瞪大了眼睛,但是——
无法被阻挡的怪异的能量穿过气流、子弹和更多的东西,奇妙的阻碍,来到FBI的面前。如同遭遇猛兽一般紧绷的身躯感受到了来者的汹汹杀意,即便即将陷入不知是否会醒来的噩梦沉眠,赤井仍然弯起了嘴角。
他知道面前这个人必将放过自己。这种莫名的自信从何而来?或许……来自很远很远的遥远的伤疤、鲜血和吻。

评论(18)
热度(86)

© 彗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