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来自lofter@Rofix



此博更新MHA
上学期间神隐

MHA
爆豪总受&大三角爱好者
茶胜茶/百爆/芦爆/派阀/敌联合胜/操爆

DC
超蝙/绿红/蝙蝠家/wonder Steve/wonder bat

MARVEL
盾冬/锤基/EC/黑金/豹家亲情向/虫铁/贾尼

ST
spirk不拆不逆

神探夏洛克
福华/麦雷/all花

FGO
周迦/枪弓枪/闪恩闪/拉二闪/千里眼组/梅林罗曼/咕哒子吹/大公吹/狂王吹/四五四/金枪/切言切/金时/言时/金言金/士言/言枪


BL/BG/GL/GB通吃
无节操oocR18
十八线文手

关于

【初设出胜】万丈


*摄影师赤谷+模特轰乡
*偏光系
*无个性社会
*岳山优=丽日御茶子
*《light night》纯属虚构

某个下雨的夜晚,赤谷海云在车站旁边邂逅了许久不见的发小轰乡胜己。上个夏天他们还是在一起吃雪糕打架的小屁孩,这个秋天他们就收敛了幼稚,在灯光下摆好姿势或用镜头与底片将某个人的姿态永恒的凝固在一张皱巴巴的纸片上。
轰乡在吃冰棒,是他们小时候最爱的牌子,白色的柔软的奶油味的梦,甜丝丝的。赤谷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想将少年在雨夜中透过明亮光芒的侧脸印入瞳孔构成的镜头,烙印在记忆的底片中。
打雷了。
轰乡好像看见了他,又好像没有;这种姿态常常出现,在他们纠葛不断的少年时代。像轰乡若即若离的态度,转瞬间又变成了黏黏糊糊的、化掉的棉花糖。
赤谷注视着他。雨丝像细小的光线,旁边广告牌五光十色地渲染着他的侧颜和毛衣上的线条,冰冷的奶油在他口腔中回荡,赤谷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轰乡给他买的那根橙子味的冰棒,甜腻的香精和冷水让他胃痛了一晚上。
啊。当时轰乡是怎么说的来着。记不住了。早就忘的干干净净,脑子里只留下当时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那双琉璃般的绿色的眼睛,像毕业时碎了一地的啤酒瓶,又像是成年后指关节上的祖母绿。
凌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记得还在读大学的时候,轰乡每次都会因为分不清十二点与一点而错过末班车,他们在图书馆里写论文写到深夜,一起喝隔壁的廉价奶茶,偶尔会得到老板娘的一块苹果派,或者是来自岳山的毫不留情的臭骂。轰乡偶尔也会做巧克力或者甜品,男孩们在空旷的图书馆中敲打着键盘,一同分享一块饼干,热咖啡和香辛料为他们提供动力,以及隔天上午图书管理员的怒吼。
每次错过末班车,他们就会结伴走回家。如果下雨,或许就会在图书馆里凑合一晚——他们在家附近读书,但是要走整整5公里。轰乡身上很热,赤谷身上很冷,他们有时会拥抱,由轰乡拥抱赤谷,暖意就透过他不好好穿着的毛衣传到赤谷身上。
他的心脏跳的很快,因而他觉得是轰乡的错。
毕业时他们荒唐了一次,轰乡喝了五瓶啤酒然后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留下赤谷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抿着他的第19瓶啤酒,然后他一个手滑,瓶子碎裂割伤了赤谷的指尖,也惊醒了安眠的轰乡。
片刻后,轰乡抬起眼看着他,然后张开嘴伸出舌头将赤谷的指尖纳入口中温柔的舔舐着,像受伤的动物那样。
赤谷傻在原地,任由轰乡做完全套。第二天,他落荒而逃,与自己的发小分别了3年。

26岁的赤谷海云刚刚登上摄影界的舞台。他身上已经绽放出了小小的、属于他的天分,为此他志得意满了好一段时间,直到他听见作为模特的轰乡胜己已经连续三次被评选为最受欢迎模特的前三名。
期间岳山打来电话为他预约,但是全部都被赤谷推辞掉了。他的心中满溢着某种渴望。“我最近不在状态,”他解释道,“艺术工作者都这样……”
然后他挂断电话,跑到某个不知名的森林里面狂拍几百张绿油油的照片,搞得岳山还以为他恋爱了。但是看着那些绿色东西,他就打心底里溢出满足,可仍然有什么不对。
直到岳山逼着他接下了为《light night》拍摄一组关于色彩的照片的工作。
LN的工作他很久没接,因为他一点也不想看到轰乡的脸。那张脸像一团一团的毛线中央隐藏着的纺锤,赤谷矫情的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公主,一旦剥开保护着自己的厚厚的甲壳便会死去,以荆棘与玫瑰保护、无人前来拯救的沉眠的公主,几乎已经等同与死去。
他叹着气来到会场,一如既往的摆好器材。他给那个模特拍照,用他一贯的手法,模特有双漂亮的蓝眼睛,浑浊的色块在她周身漂浮着,凸显出她白皙的肌肤和暗金色的长发。
轰乡的脸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
穿着黑色长袍,中间敞开,裸露着大片大片苍白的肌肤,粘稠的颜料和模模糊糊的光圈在他的身旁涌动,他的左脸上画着黑色,他的右脸上画着白色,他勾了眼线,让他的眼睛更加上挑,那双绿眼睛——那双绿眼睛——
仿佛一场沉沦的梦境,多萝西误入的翡翠城,奥兹冲他微笑,稻草人、铁皮人和狮子手拉手跳着舞,波浪一般翻滚着的绿色,一层一层抽丝剥茧暴露在阳光下的秘密,知晓一切的女巫竖起她白皙的手指,黑指甲闪闪发光。
翻滚着的绿色,深深浅浅。穿过遥远的风暴,他直抵中央。他转过头,触目尽是绿色。
绿色。绿色。无机的矿物,有机的植物。心灵碰撞迸射出的火花炸响了连环的爆破,他的金发颜色稍浅,他的眼睛色泽深绿,乱七八糟的色彩在他的身躯上面凝固,那是赤谷海云的爱与恨,那是赤谷海云的渴望与厌恶,那是没有回旋余地的彻彻底底的憎恨,那是无法拒绝的强硬到底的倾慕。
轰乡胜己站在那里。像他小时候递给他冰棒,像深夜回家时他拥抱赤谷海云,像毕业时他在逃跑的赤谷海云背后,那双美丽的,炫目的,散发着光与热的眼睛注视着他。
——————如何。你究竟有没有看到我的爱。

他说了什么?赤谷想。他说了什么?
奶茶、橘子棒冰、巧克力、苹果派、啤酒和血的味道在他的口腔中回荡着。那根难吃的要死的棒冰,他为什么吃掉了?

啊。对了。
“我们一起吃这根棒冰,就能一直在一起啦!”
大骗子。他想。你根本不懂。
大笨蛋。骗子想。你什么也不明白。
FIN.

评论(6)
热度(77)

© 彗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